mk

自娱自乐 请勿打扰

【罗曼咕哒】袖触れ合うも他生の縁

*   罗曼x咕哒子,乙女向,大正paro,清水,请大家全程脑补礼装“春风游步道”。很长,就那种肉麻的,不知道甜不甜反正我觉得最后是HE(抖

    惯例的,看清作者,注意避雷。

    啥玩意又给我屏蔽了,明明就纯情的不能更纯情了,生气。走个外链戳一戳。

    上    

【高文咕哒】狂犬请小心注意

*  高文alterx咕哒子,是那个什么,很黑,过激。自设瞎编的一个高文狂阶alter,和正常的那个性格外表完全相反,反正就很不月球高文,不是你见过的高文。小作文在最后有兴趣了解可以看看。六章剧透注意。

   虽然跟上次的罗曼兔用了差不多的标题,但是不是一个系列,内容也毫无关联,就是因为我想不到题目了(

   惯例的,看清作者,注意避雷。

 狂犬疫苗一针一百五针五百


啊啊啊啊啊啊我滴天使!!大家快来!!!快来看神秘的奇酷比!!!!

靠我现在不发文就不点开主页了好迟钝啊www一周前的奇酷比也好吃!!!再吸一遍!!!!

目:

 @mk 
拉二的奇酷比不是很好吸吗www
是给妹卡老师的精神食粮
联动埃及模特食用更加

暴风哭泣艰难地拉了一辆拉二咕哒车

*   拉二x咕哒子,乙女向,是那什么,门牌在里面。
    太艰难了,弄了个微博小号,不要关注那边,留言点赞评论回来lof,蟹蟹(鞠躬

    投喂感冒失去刨挖的我松哥。光秃秃一个链接太丑了我遮一下www这边万一挂了请大力敲我!! 

 抛挖!!

那个,打扰一下问一声

现在外链屏蔽得这么厉害的吗......测试了一下删掉外链能正常发出去

所以,有什么发车的办法吗(挠头

【罗曼咕哒】Happy Halloween

*   罗曼x咕哒子,乙女向,万圣夜清水相声糖,有很多奇怪的熟人出现www天黑了过节了都来吃点甜的!!

   不知道什么东西又被咔嚓了,戳个外链吧。

    Trick or treatment


到底是怎么从纯爱甜文搞成这样wwwwwwww不说了我去伊夫堡安家了👋

目:

给妹总交个作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模不好吗
非要大裤衩

【伯爵咕哒】投喂阿翻的甜饼

*  伯爵x咕哒子,乙女向,现paro,清水甜的。 @翻江 来领走!!!

    老被咔嚓我快晕过去了,标题门牌小作文啥的全部在里面放心食用。好吃的!甜的!信我!

   昏古七

【罗曼咕哒】归还之所

——想要成为你的,归还之处。

 

*   罗曼x咕哒子,乙女向,我是想努力甜的但是最后不可避免的刀了一下(土下座

    纯爱谈话流水账,有七章一点剧透应该不太碍事。差不多就是我心中的罗曼咕哒的样子,所以充满了大量我流理解,请多注意。

    惯例的,看清作者,注意避雷。

 

    喜欢吃的东西是什么?

    “甜食,那家伙是绝对的甜食派。布丁啊团子啊芝麻馒头啊草莓芝士蛋糕啊好像都挺喜欢的,据本人说是脑力劳动不可或缺的补充能量物,蛀牙什么的......蛀牙.......大概已经放弃思考这种东西了吧。”

    喜欢的电影是什么?

    “电影啊......之前倒是拖着他一起看恐怖片来的,不过从那个反应来看肯定算不上喜欢吧www”

    喜欢听到的话是什么?

    “唔,收到网络偶像的抖s回复时倒是显得又开心又沮丧的www嗯?关于我的吗?有哦,每次从特异点回来时对他说我回来啦,就会被他一边说着欢迎回来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一边紧紧地抱住哦。”

    那,现在想见到的人是谁呢?

    “欸?欸?这才刚刚第四个问题吧?这么快就问到如此中心的重点环节真的好吗www?”

    “啊,嘛,哎呀.......这个啊.......大概.......是我吧......”

    “嗯,是我,迦勒底的御主,同时也正在跟医生处于绝赞互相暗恋但怎么也说不出口中的藤丸立香,哎嘿嘿。”

 

    第七特异点,BC.2655,绝对魔兽战线巴比伦尼亚,修复完毕。

    返回迦勒底时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恍惚感,微笑着道别的英灵们一个一个消失,飞舞的灵子光点仿佛还在眼前,立香眨眨眼睛,立即感觉到了睫毛正黏黏糊糊地粘在一起,连这么简单的动作也有些费力。

    哭了吗?眼睛肿得好厉害,头晕晕的,脸颊也还很热,一定哭得很厉害吧。

    不管怎么说得先对自己道一声辛苦了,少女抬起袖子擦擦脸,在心底做了好几次深呼吸,平复仍在剧烈起伏的心情。

    迦勒底,她回来了。

    “前辈,请把手交给我,当心些这边跨出来哦。”

    激烈的战斗和放声嚎啕大哭之后,体力迅速地大量流失了。眼睛又红又肿睁不太开,只得靠马修扶着才能走出框体。双脚重新踏上地面时有一瞬间的虚浮感,她摇摇头,再度抬起脸时,恰好对上了黑眼圈很重正打着哈欠揉后颈的罗马尼。 

    “欢迎回——欸?!立香酱?!这、这是怎么回事?!”

    虽说之前就约定好了灵子转移归来的第一件事是要去医务室检查身体,可意外的是这次他竟然提前来见她了。被这激烈的询问惊醒,她才猛然注意到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立刻紧紧地捂住了脸。

    不想让他看到这种表情,不能让已经很疲惫的他再担心了,大脑中充斥着这样的想法,从手掌中发出了沉闷又沙哑的声音。

    “罗马尼......我没事......别担心。”

    “前辈......回来之前跟英灵们道别时哭得很厉害,身体方面没有大问题,没有受伤,应该只是疲劳再加上情绪波动,请放心,”最后还是由马修代为解释,她担心地看看御主,又把同样的目光投向了旁边担忧地拧着眉头的罗马尼:“说起来,医生的状态看起来也很差,要不要先去休息比较好?我把前辈送回房间就好。”

    “没关系。比起这个立香酱,今天......要来吗?以前的那个。”

    “......嗯,要。”

    她吸吸鼻子,额头蹭着手心,缓慢地点了点头。

    以前的那个,这种像是充满着什么重大秘密的隐晦说法,指的其实只是两个人的聊天谈心。最初开始进行特异点的修复时,她的情绪就有些不太稳定,偶尔发现了一次她皱着脸发呆的样子,就总觉得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

    所以,提出的理由是作为医务部门的top兼迦勒底的代理司令,当然要关心唯一的御主的身心状况,嘴上说着“真没办法,只能偶尔这样哦?”,却不知不觉一次又一次越来越频繁地进行着这个小小的两个人的秘密活动。

    也就是像现在这样,在从特异点灵子转移回来的晚上,少女站在罗马尼的房门前,闭上眼睛再睁开。

    “医生,打扰啦......”

    “立香酱吗?请进——”

    一手一杯端着的热可可还冒着热气,担心她的手指被烫伤,所以很快就被罗马尼接走放在桌上。她习惯性地坐在熟悉的床铺边缘,整齐叠好的被子靠在墙和枕头之间,床边的小桌上放着终端和半盒撒着黄豆粉的团子,如今又多了两个印着迦勒底标志的马克杯。

    旁边的棉被塌陷下去了一点,他在她身边坐下来,肩膀挨着肩膀靠得很近。沾染着可可气味的温暖大手自然地握住了她冰凉的手指,罗马尼转过脸,朝她露出了疲倦又安心的笑容。

    “那,现在好好地再说一次。立香酱,欢迎回来。”

    “嗯......罗马尼,我回来了。”

    说出来的时候不知不觉叹了口气,这才感觉到身体和心灵渐渐开始放松下来,看似简单的话语,实际上有着仪式般不可思议的魔力。

    这次不是向着迦勒底,而是向她喜欢的罗马尼再说一次,我回来了。

    说起来,要是放在平常的他身上,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又坦然地牵住女孩子的手。明明最开始的时候还会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纠结好久,可直到现在已经做过太多次,大概也习惯了,所以察觉不到它对于异性而言的亲密意味,便能够自然地伸出手来。

    又或者,也可能是已经接受了这种程度的亲密了呢?

    “立香酱,难道说......直到刚才还在哭吗?”

    “......不是。”

    虽说是提前用冰敷过了眼睛,确认消肿看着没那么夸张之后才过来的。可一旦被问起来,还是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这个细小的动作没能逃开一直注视着她的那双眼睛,他像是惩罚似的收紧手掌,轻轻捏了捏那一把稍微捂热了一点的柔软的手指。

    “说谎。鼻音很重哦,全部都暴露出来啦。”

    “对不起.......”

    既然被发现了,就干脆地迅速道歉放弃逞强。医生说得没错,其实是用毛巾把眼睛周围的皮肤擦到都有点痛了,才好不容易止住眼泪到这里来的。

    “直到平静下来为止都会在你身边的,所以没关系,全部都告诉我吧?”

    伤心的,难过的,遗憾不甘心的,无法说出口的话语,只能自己一个人承担的感情,全部都可以告诉他。正因为他总是这样,所以才会一直想着反正总有地方可以大声哭泣而没办法变得更坚强一点,甚至到了连自己都对越来越爱哭的自己感到难为情的程度。

    可是却又忍不住,再一次小声地向他确认。

    “可以吗?像以前一样吗?”

    “嗯,这次也是。”

    也再一次得到了包容又治愈的笑容。

    她还记得,第一次准备进行灵子转移前往特异点之前,还轻松地开玩笑说会给你带土特产的所以要等我回来哦,如今却变成了哭到浑身无力只能靠马修搀扶着回来。上一个特异点姑且还能够拼命忍耐,可这次实在是彻底崩溃了。明明一开始还是欢乐的乌鲁克冒险故事,忙忙碌碌的跑腿间隙也要抽空吐槽贤王交代给她们的杂事,突如其来没头没脑地失去了那个王一次,又哭笑不得地从冥界把他带了回来。

    亲眼见到他的胸口被贯穿,她还在那一瞬的巨大冲击中恍惚地想着,要是不行的话再去一趟冥界把他捡回来就好了嘛。可是,他却燃尽了自己所有的魔力,无限制地点燃守护注定将会灭亡的城池的火炮,直到最后一刻。

    连笨蛋都骂不出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样帅气过头的强大背影不停地掉眼泪,自己除了哭和拼命战斗什么也做不到。最后一次再见到他,在往日喧闹如今却空无一人的安静街道上,她能做到的,只有大声回答他玩得很开心,乌鲁克真是个好地方。

    后来据说得到了不得了的纪念品,但那已经不重要了。她是发自内心地觉得,这是一趟最棒的旅程。

    “呜......不要哭啦立香酱......再哭的话.......点心、点心都会变得不好吃的哦!”

    “是啊......但、但是......哇啊——贤王......不要死啊呜哇........”

    听的时候不知何时也跟着抽起了鼻子,到最后握着她的那只手都在颤抖。果然又变成了这样,两个人靠在一起哭得脸颊泛红,此起彼伏地哽咽着用软绵绵黏糊糊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对话。

    “虽然......虽然知道没什么......但是......但是啊.......我还是好嫉妒啊立香酱——”

    “为什么啊.......呜.......你跟着哭什么啊真是的——”

    “因为、因为我不能......跟你一起去嘛......担心的时候、只能、在画面的另一边等待......时常会有、失去联络的、时候.......还有看到、你为别人哭......就无法忍耐焦虑不安连头发都好像要掉了哇啊——”

    “为什么、要说这种话.......我,我会变得奇怪的啊......!话说.......你喜欢我吗......”

    “对啊.......我喜欢你啊!.......欸?”

    “欸?”

    无意识地夹带在最后,小声地随口说说本来以为绝对会被忽略掉的句子,竟然意外地得到了认真的回答。一个是“欸刚刚立香酱说了什么我是不是也跟着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一个是“呜哇居然就这样问出来了但是他是不是莫名其妙地就答应了啊认真的吗”,先后发出了意义明确的单音节疑问词。内心仿佛被滚烫的岩浆剧烈冲击着,表现在脸上的话,就是同时露出了像是要蒸熟了一样的表情,不约而同呆滞地转过脸面对着对方。

    总之,总之要先冷静下来。罗马尼拿起温度降下来刚好适合入口的可可递给她,指尖的颤抖通过不小心触碰到的小块皮肤也传递了过去。

    “你、你在紧、紧张吗罗马尼?”

    “不、不要这么紧张地问出来啊......”

    “唔,对、对不起,但是.....我......我......”

    一边深呼吸一边不停地咽口水,立香咬紧了嘴唇。发抖像是从他那边传染过来的病症一样,感觉连马克杯都快要握不住了。把莫名变得沉重的杯子放在膝盖上,她用双手捧住,紧盯着上面的花纹,偷偷抬起眼睛瞄了一眼身边的罗马尼,发现对方也正咬着嘴唇严肃地盯着她的侧脸看,那像是小狗一样认真地等待回应的神情,突然灌注给她大量的勇气。

    “我也喜欢你。”

    终于说出来了啊......手指间的缝隙被另一只手穿过扣紧,像是确认一般逐渐加大的力气让她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样一打岔,刚刚一直弥漫在空气中的沉闷氛围也不知不觉地消散了。少女的嘴角还带着弧度,她闭上眼睛,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但是罗马尼......你为什么现在才承认啊?告白这种话。”

    “对、对不起!因为我......胆小嘛......”

    虽说一看就是毫无疑问好欺负的温软系,可她其实一直都知道,身边的这个人拥有宽厚的肩膀和后背。毛绒绒的头顶恰好抵进颈窝,在那里眷恋地蹭了蹭。

    “不用担心,一定会成为被祝福的恋情啦......嗯?!”

    不说还好,一说到这话,立马就被突然地扑倒在床上了。立香茫然地眨眨眼睛,与捏着她的手腕撑在身上的罗马尼对视。

    嗯?为什么突然打开了开关,她说了什么吗?明明就很普通吧,没有什么禁句,也没有什么需要被音声规制的不健全的字眼。

    “才不会吧!?哪几个从者会跳出来带头反对我都知道的哦!!”

    “噗.......”

    原来是小动物的领地意识作祟了吗,也难怪啊www为了正确应对此刻非常认真凝重的罗马尼,她不得不侧过脸努力憋笑,感觉到身上的人明显地散发出了委屈的不满气息,她终于整理好表情,赶紧伸出手捧住他的脸安抚地揉了揉。

    “那,从今以后罗马尼的笑容就由我来守护,这样可以吗?”

    “不要说这种好像古早少年漫画男主角一样帅气的话啦......明明我才是男性吧?”

    “是啦是啦,三十岁可爱童贞的事实大家都知道的嘛~”

    “呜欸——!暴、暴击,好过分啊立香酱......”

    “对不起对不起www那么再靠近一点也是可以的哦?再靠近一点吧~”

    “唔唔唔不行啊啊啊!不行不行不行不要用腿勾在我背后啦立香酱——”

    心情很好,所以稍微闹得有点过分了,还趁乱故意坏心地用后脚跟蹭了一下罗马尼的屁股,结果被牢牢地固定住四肢紧紧压在他怀里了。被他身上温暖又甜蜜的气息包围着,像是陷进了热乎乎的团子里那样,可如果是团子的话,为什么又会觉得这么心动呢......

    “因为,立香酱是唯一的。”

    好,这个大团子开始认真地表白了,虽然表情依然很挣扎,甚至看得别人都觉得十分艰难,但还是好好地慢慢说出来了。

    “不是.....不是对迦勒底,而是......对我......对我来说。”

    “......嗯,我也是。”

    少女的额头顶着他的胸口,清楚地感知到了他扑通扑通剧烈的心跳声。

    比起英灵们来说,他们当然只是渺小平凡又脆弱的人类,但对于彼此而言,却是无法替代的存在,想想这还真是十分浪漫的想法。

    难得听到他做出了这么帅气的发言,反而有点不太习惯,所以又忍不住想要毒舌吐槽。

    “第一次见面时还躲到我的房间翘班摸鱼吃点心,本来还以为是超——不靠谱的那类人来的......”

    “毕竟好吃的蛋糕还是请你吃了嘛!那就算是完成了一项约定了哦!”

    “嗯嗯嗯是是是~”

    非常敷衍地回应他的大声反驳,果然被抱怨了。罗马尼把她从怀里拉出来一点点,保持着可以看到眼睛进行严肃对话的距离。

    “好,既然开始交往了,现在气氛又这么好那我就趁势提出来吧!”

    “嗯嗯,什么什么?”

    “所以裙子......”

    “哈?”

    咦?裙子?怎么了?话题转换这么快的吗?

    “裙子,我是说裙子,能稍微改长一点吗?说实话我很担心。”

    “你到底在担心些什么啊笨蛋www”手掌伸进他蓬松的头发里面揉了揉,感觉手感很不错,于是又顺手揉了揉,看着这张气鼓鼓的脸上总是挥之不去的疲惫阴影,她扬起的嘴角慢慢地垮了下来。

    “罗马尼。”

    “嗯?”

    “昨天,前天,在我回来之前,又一直彻夜工作了吗?”

    “那、那个啊......”

    “有没有为了打起精神又去吃药?明明答应过我不许再做这种事了吧?不许再勉强自己的身体,感到累的时候就去休息,一日三餐每天好好吃饭,我明明也拜托过staff们帮忙看着你了啊?”

    “......对不起嘛......”

    不是的,不是这样,他不应该道歉,她也不应该责怪他。

    实际上她才应该是最清楚的那个。为了让他们毫无后顾之忧地战斗,为了确保整个迦勒底正常运转,在毫无前路只看得到模糊未来的黑暗中全力奔跑,其实也只是普通人的罗马尼,需要付出多少努力。

    “算了.......”

    鼻子又有点酸酸的想哭,她环住他的肩膀,下巴压在上面,重重地叹了口气。

    “不过毕竟是恋人了,答应我以后不要总是说道歉,这个可以做到吗?”

    “嗯!”

    “......顺带一提,即使现在想要埋胸也可以哦?”

    “呜哇......感动.......果然我最喜欢立香酱了——”

    宛如怀抱着婴儿的姿势,这次由她来尝试着做包容的那一方。虽说是难免有点害羞的动作,但是听到了一声小小的抽泣声之后,少女彻底地安心了下来。她温柔地摸摸他的头,像是在夸奖着“好孩子,好孩子”那样耐心安抚,完全地接纳了在外人面前冷静可靠的他那不为人知的软弱的一面。

    软弱的时候,想哭的时候,焦躁的时候,低沉的时候,不论是什么都可以哦?

    因为,现在,已经是恋人了嘛。

    “如果,我是说如果,修复了人理之后,我们......去约会吧?像是普通人那样的约会,感觉应该会不错呐。”

    在这种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心都要融化了的时刻,忍不住提出这样的幻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吧?

    但是为什么,罗马尼,反而不安地沉默了呢。

    “对不起立香酱......关于未来的事......我,没有办法给你任何承诺......”

    “所以如果后悔的话!现在.....现在后悔了的话也,也没关系哦......”

    “不要一边说着没关系一边又发着抖害怕地缩起来啦www”

    用力拍了拍他的后背,好像听到了一声难受的咳嗽。忽略了滑过心底的一丝异样感,现在最要紧的事是好好安抚怀里像兔子一样缩起来了的人。

    “才不会后悔!哪有人在刚刚表白之后就觉得后悔的!我可是抱着充分的觉悟才向医生表白的哦?”

    “.....嗯......”

    “总是神经紧张抱有不安也难怪啦,没关系,未来的事未来再考虑。”

    “......嗯,好。”他缓缓地点头,握紧了她柔软的双手,郑重地向她道谢:“立香酱,谢谢你,唔.....”

    “笨蛋www”

    少女忍住眼泪,一边笑着,一边用力揉乱了他蓬松的头发

    “啊,明明说了想要你多休息的,不知不觉又聊了一整夜......对不起......”

    “你刚刚才说了不让我总是道歉的吧?”

    “对不.....哎呀,哈哈哈哈~嗯,那就约定好,不会再说了。”

    瞥了一眼床头的电子钟,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罗马尼去关了灯,脱下外套挂在衣柜里,再重新回到她身边躺好。

    被温柔的黑暗包裹着,和刚刚成为恋人的人手拉着手挤在同一个被窝里,才后知后觉地害羞了起来。漂浮的话音像灰尘一般悄无声息地落在地面上,安静过头了,所以不自觉地尽力放轻的呼吸声也变得稍微有些嘈杂。

    只是,只是不习惯而已,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在一起过夜,肯定会特别在意的吧.....

    努力在心底说服自己冷静一点,偷偷睁开眼睛看了眼旁边的罗马尼,他倒是很快睡着了的样子,看来确实是很累了啊。

    知道他这样平稳地进入睡眠不容易,但现在只是看着这样的安静的睡脸,她就已经快要克制不了自己了。

    对不起,不对,不能说对不起......如果吵醒你的话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行动之前在心里先向他道歉,立香小心地撑起身体,屏住呼吸俯下身,快速而准确地碰了一下罗马尼的嘴唇,又迅速躺了回去。

    呜哇吓死了吓死了,她一边竖起耳朵听听他的动静,一边拍了拍像是揣着小兔子似的狂跳着的胸口,顺带安抚着快要溢出来的喜欢的情绪。

    感觉到身边的人僵了一下,而后捂住脸,慢慢地,慢慢地转过身背对她。

    ......欸?原来是装睡吗?

    注意到对方微微泛红的耳朵尖,发现他也在同样紧张着的时候,自己反而不可思议地放松了下来。小小的心脏被膨胀的幸福感塞满,她也转过身,从背后抱住了他。

    “晚安,罗马尼。”

    轻轻地道过晚安之后,放在他腰上的手被捉过去紧紧握住了。

 

 

    知道他怀抱着许多秘密,却从来没有一刻怀疑动摇过。虽然现在说能够完全互相理解还太早了,也会有看不懂他悲伤的笑容的时候,但是未来还有很多很多时间,充满着像星星一样数不清的可能性。

    好喜欢他,好想一直呆在他身边,要为了他慢慢变得坚强起来,全力应援他想要做的任何事,这样的心情,一定会来得及用语言传达。

    直到最后的那一刻来临之前,她一直都是这样相信着的。

 

END

 

    我一直觉得罗曼咕哒两个都特别温柔,写的时候也很快要融化了55555

    罗马尼作为每次从特异点回来快要崩溃的咕哒的归还之处,而喜欢着罗马尼的她也希望自己能努力坚强起来,成为罗马尼的归还之处,这种作为人类互相依靠着的又笨拙又温暖哭唧唧情侣的感觉,真好啊......

    所以插刀啥的都忘了吧.............我也被插到了啊!!(号泣

 


【罗曼咕哒】猛兔请小心注意

*   罗曼x咕哒子,乙女向,是那啥。兽化那啥play,两个人都挺那啥.....不行了这门牌怎么那么那啥......清楚的说明在外链里面!突然的放飞自我,很过激充满了不科学的play,看接受能力酌情食用(心虚

    惯例的,看清作者,注意避雷。

    不要吱声乖乖的悄悄的爬上橘猫的车